欢迎访问:男人天堂av在线超碰-在线观看亚洲男人天堂-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行霸占同学

强行霸占同学

我直起身,把他的深蓝小内裤也使劲拉到他的脚踝处,这样除了脚脖子那边的一堆布料外,运动帅哥的全身都完全裸露了。我也把自己的脱光,再次疯狂地扑到明飞身上,直奔他的下体而去。

  我一口将他的「巨蟒」含在嘴里用舌头逗弄来逗弄去,左手揉着他的蛋蛋,右手则握住他的JJ根部快速套弄着。

  别人都说运动员的情欲一触即发,看样子真是不假,明飞即使在熟睡中也被我挑得情欲高涨起来,因为我听到了他沉闷喘息声,他的JJ也开始抽搐,在我还没得及离开的时候,他爆发了,全部射到了我嘴里。

  如果是其他人的精华,我可能会拒之千里,但今天这位极品帅哥的精华,我却心甘情愿地全部接收了。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紧紧地含着他人的JJ,伴随着他的每一次抽动,全部接纳了对方的精华。

  我看了看明飞的脸,尽管他还在熟睡中,英气的眉宇间却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觉察的笑意,看来伴随着我的刺激,他刚刚做完了一个春风得意的梦。

  他梦中的景象如何,我不得而知。只是此时,这位英武的运动男儿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我床上的一道撩人风景——全裸的他四肢摊开呈一个「大」字仰面朝天躺着,仍然矗立的JJ上还挂着几滴精华,内裤、运动裤在脚踝处被挤成一团,脚上的那双彪悍的大号运动鞋更增加了他的威猛气势。

  但再威猛的男儿,此时也只能瘫在我的床上,任我摆布。我恶作剧地把他摆成各种各样的可笑POSE,然后拿手机一一拍下,作为他曾经任我摆布过的纪念。

  我并不想把他脚脖子处的运动裤完全扯下,也不想脱掉他的超大号运动鞋。

  因为这些东西反而给这位光猪壮男增添了几分性感。

  尽管他安详的面庞透出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但征服欲强烈的我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只有这样,对能让我的征服欲得到完全的释放。所以,我准备进行另一项刺激却冒险的尝试。那就是:插他我把明飞的整个身体翻过身来,让他趴在床上。然后拿个枕头垫在他脑袋下面,并小心地调整一下他头部的位置,以免他意外窒息。

  然后我拿起热毛巾,把他的背面全部擦洗了一遍。他的背阔肌同样的健壮厚实,以至于他的脊椎部分反而成了凹下去的一道沟。这道长在肌肉群中的沟,更衬托出他的阳刚与性感。
  
  他的腰部结实而硬朗,因为上有背肌,下有翘臀,所以明飞的腰很自然地凹下去,形成了一道漂亮的弧形,像一轮弯月。

  他的臀部则高耸着,像两座等待我去征服的高山,它们随着我毛巾用力的摩擦而轻轻抖动着,显示了他屁股的超级弹性。

  为了验证一下他臀部的弹力,我用力拍打起他的两瓣屁屁来,随着清脆地「啪啪」声,他的屁屁有节奏地抖动着,等我停下手,发现他的两片屁股瓣上泛起了红晕,像害羞男孩的脸。

  我望了望明飞的脸,他依然安详地熟睡着。

  我闭上眼睛,右手往那两片屁屁之间的深沟摸索过去。

  我探索到了一片草丛地带中一个满是褶皱的小小洞口。我睁开双眼,伏下脸去,双手扶住他的两瓣屁屁,用力往两边掰开。一个诱人的洞口便出现在我的眼前。

  那个洞口的纹路像一朵地地道道的野菊花,正在为前来征服它的人怒放着。

  只是洞口四周有些嫩嫩的小草,挡住了洞口的视线,也挡住了它的魅力。

  我冲到洗手间拿来了我的剃须用品,准备对帅哥的洞口环境进行一次全面的清理。

  我先是抹了一些剃须膏在他的股沟中间,很快,那里就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了。

  我用左手撑开他的两片屁屁,右手握住一把剃须刀,开始小心地刮起那里的绒毛。

  因为那里褶皱太多,所以我得小心翼翼地动作,以免弄伤了帅哥的屁屁。刮完之后,我再次用热毛巾把那里擦洗了一遍。

  经过五分钟的劳动,一个全新的菊花口暴露在我面前。我禁不住把鼻子凑上去,拨弄着那诱人的可爱洞口。此时此刻,那里还散发者一阵清香。

  是时候该好好享受一下我的劳动成果了。

  我把帅哥的双手反剪到他背后,用毛巾系紧。我这么做一是增加了视觉上的冲击——他的背肌因此而绷出一种性感的形状,二是以防万一:如果他在睡梦中遇到刺激而下意识一拳挥过来就麻烦了。

  但是现在我发现一个问题,因为他的双脚被他的内裤和运动裤束缚着,双腿就无法分得太开。我费了半天劲才把他的两腿分开成45度角。但即便如此,要想顺利地插入这位运动帅哥的菊花口还是有一定难度。我更不可能把熟睡中的明飞弄得站起来,像小白那样躬成一个n形。

  最后绝顶聪明的我想出一个办法,我到客厅拿来两个沙发靠垫,塞到明飞的胯下,这样,这位极品威猛运动男的屁股便高高地撅了起来。我不由得意地后退一步,欣赏起我的杰作来。

  这是怎样诱人的一副景象啊:运动帅哥几近全裸,裤子被脱到脚踝那儿,穿着一双大号运动鞋,双手被紧紧反绑在身后,屁股高高地撅起,脸朝下像只狗一样以一种贱贱的姿势趴在我的床上。

  可他居然还在熟睡着。

  他的小野菊花口随着他屁股的撅起已经清晰地暴露在我面前,我给自己带上套,坐到了他饱满的屁股下方,高高地举起我的长剑,对准目标,往斜下方刺去。

  我的龟头刚通过那道关口,明显感觉运动男的身体抖了一下,吓出我一身冷汗。我停下动作,看了看他的脸,没发现什么异常,便慢慢地往里挺进。

  运动男的后庭非常紧,我一点点推进,并且能感受到他的野菊花口紧紧地箍着我的JJ,刺激着我的神经。仿佛过了好久,我才全部进入到他的身体深处。

  这时的我,像一个高傲的胜利者,自豪地骑坐在这个威猛运动男儿高高翘起的屁股上。那一刻,我心中充满了自豪,耳边也仿佛奏起了雄壮的凯歌!

  但是因为他的后面实在太紧了,也因为这种姿势的局限,我没法自如抽插,再则我也怕动作幅度太大而弄醒了他。我情急之中抽了他的臀部响亮的一巴掌。

  我突然感觉到就在我抽他一掌的同时,他的菊花口收缩了一下,刺激得我JJ好爽!我试着一下下地抽打着运动男的臀部,他的菊花口便一下下地收缩。这真是个绝妙的办法

  于是我干脆左一下右一下地抽打起运动男的翘臀来,响亮而清脆的「啪啪」声在这深夜的小屋里回荡,在我听来就像是为征服猛男而进军的号角声!随着我抽打节奏的加快,明飞这位高大运动男的菊花口也加快了收缩的节奏。终于,我的体内精华像累积了几百年的火山岩浆一样,勇猛喷发了!随着我的精华奔涌向前,我倒在明飞身上,双手从他的身下伸过去,疯狂地抓揉着运动男的饱满胸肌。

  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醒来时,觉得自己像是宿醉了一场,虽然前一晚并没喝多少酒,但折腾了半宿体力消耗倒还真不小。

  几乎就在我意识刚开始清醒起来的同时,躺在边上的明飞也爬了起来,他着装整齐(我昨晚收拾的)地直奔厕所而去,等他出来时,我发现他明显走路有点不利索。

  「怎么了?喝多了?」我明知故问。

  「可能痔疮又犯了,操!」他倒了杯水一饮而尽,「磊子呢?」「昨晚就走了!」我实话实说,同时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真他妈不地道!本来说好昨晚一起去找妞的。」他拿起手机看了看,「妈呀!要迟到了!又该挨骂了!」他连声「再见」都没说,就抓起外套夺门而去。

  一瞬间,他壮实高大的背影就消失在门外。

  屋子里一下子显得空荡荡地,但明飞的气息似乎还留在了这里。

  我也想起该去上课了,于是没精打采地爬起来,匆忙洗漱完毕,抓起几本书就往学校走去。一路上心里空落落地不着边际。

  我知道是为什么。

  明飞让我想起了我初中时练散打时的师兄亮子,虽然亮子的体形并没有明飞这般高大魁梧,但他们俩走路姿势、说话的语气都非常相像,而且体格的硬朗程度并不在明飞之下。此外,在我们那个队亮子称得上是头号种子选手,每次只要出赛定能拿到不俗的名次回来。让我崇拜。

  我和亮子的关系是很纯洁的,像好兄弟一样,在队里人人都知道我们俩的关系好得没话说。

  他不知道我的这种倾向,但我自己心里明白,除了兄弟情之外,我对亮子还有一份很特殊的感情,一种纯真的爱。

  因此我把亮子当作是我的初恋,尽管我和他从没发生过什么,但第一个让我心动的人是他。

  我和亮子最亲密的身体接触也就是冬天暖气不足时在一个被子里抱着睡觉,当然,大部分情况是我主动去抱他。

  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教学楼,今天上大课,教室里人满为患。我挑了个最后排靠角落的位置坐下,一个不容易被注意到的地方。

  老师讲了些什么我一句都没听进去,昨天与明飞的相遇又让我心底的旧事翻涌起来。

  我和亮子已经三年多没见面了,自从高中毕业我考上大学,他被河北散打队挑走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刚开始还偶尔联系,听他说专业队训练非常苦,有时还要拉到外地去集训,经常是春节都不能回家。

  还好我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我很快地把对亮子的思念之情化解到其他地方,比如球场,或者网络游戏。

  但今天才发现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放下过亮子。我禁不住拿起手机给亮子发了条短信「最近好吗?」原本以为他不会很快回短信,哪知很快就接到了他的回信——「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我说「先听坏消息吧!」答曰「我膝盖受伤了。」我又问「那好消息呢?」答曰「我回北京休一段时间。」当天傍晚,我们就在展览馆的KFC见面了。

  我刚走到餐厅门口时,就远远看见他已经坐在窗边的一个桌子旁等我了。看样子他还是老习惯,到哪里都喜欢坐窗边,美其名曰是观察生活。而我到什么地方都喜欢坐在角落里——他老说我喜欢偷偷摸摸,其实我和他一样喜欢观察,只是我喜欢坐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观察别人罢了。

  亮子看到我走过来时会心地一笑,那笑容我永远读得懂。

  和几年前相比,亮子变得成熟多了,这从眼神中就看得出来。他脱下的运动外套就放在边上的椅子上,里面只穿了一伯宽松垮垮的运动短袖。我知道,这是好多运动员的习惯,因为常训练的关系,他们一般都穿得尽可能的简单,冬天也不例外。

  专业队的训练量和训练强度比业余体校肯定是大得非常多,这一点从亮子的身板上就看得出来:他现在身体的每个部分看起来都像铁打的一样,不用摸就知道坚硬无比。没办法,谁叫散打是项搏击运动呢?何况专业队训练运动员的方式简直就是魔鬼训练。

  我刚坐下,亮子就习惯性地把手伸过来想揉揉我的头发,以前他常说我的头发很软,摸起来很舒服,所以就养成了一个随时随地揉我头发的习惯。而他的头发又硬又短,我是从来不敢去揉的——扎手。

  可是今天我偏偏喷了定型水,头发有些硬,所以他的手刚碰到我头发就缩回去了。「小子懂得爱漂亮了啊!」他调侃道。

  「当然了,俺现在可是即将走向社会的大学生了,谁像你们一帮武夫啊!」我毫不示弱地回敬他。其实每次见面必斗嘴已经成了我们的一种习惯,其实我自己也同样是一武夫。

  等我坐定时发现他已经帮我点好了,嗬!鸡米花、腿堡、鸡肉卷什么的摆了一满桌。我喜欢吃什么他居然都还记得这么清楚,我的眼眶突然有点酸涩。

  亮子就是这样,很会照顾人。在他眼里我总是他弟,其实他只比我大一岁而已,个子也只比我高一公分。可他永远总显得比我成熟。

  「吃吧!还讲客气啊!」亮子说道,双手交叉放在后脑上(这是他最帅气的姿势之一)。

  「你不吃啊!」我有点诧异,KFC不也是他的最爱吗?

  「我现在戒了!别问了,快吃吧!以后你会知道的。」我知道他的脾气,不想说的事情打死他也不会说的,就没再追问,我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等我把桌子上的东西全填进肚子才想起他膝盖受伤的事。在他面前,我总是没心没肺的,也许是被照顾习惯了吧。

  「没事,半月板伤了,还好不是特别厉害。医生说暂时不用动手术,先物理治疗,养养再说。」「哦,这样就好。」突然亮子拍拍我指向窗外,「快看!下雪了!」我往窗外望去,只见鹅毛大的雪花一片又一片从深邃的夜空上飘下来,这可是北京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啊!看样子我和亮子的重聚是个好兆头。

  五分钟后,亮子和我已经在漫天的大雪中散步了,西外大街繁华的灯光映照着我俩的脸,配合着这漫天飞舞的雪花,构成了一幅浪漫的画面。

  我们没有打车也没有坐车,只是在这雪花中信步走去,聊着彼此近几年的一些事情。

  恍惚中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亮子的家还是住在展览馆附近,一直没搬。

  我们很默契地一直走到他家,没有邀请也没有询问,晚上肯定是住他家了,像过去一样。

  他爹妈已经睡了。我跟着他走进大门,发现他家里的摆设一点都没变,我们轻手轻脚地穿过客厅溜进他的房间。

  他的房间也还和过去一样:一张大大的床,一个旧旧的书桌和一个古老的衣柜——那是他爷爷留下来的。

  「快!脱衣服上床,上床再聊!」亮子说。

  亮子家是老式单元楼,大概是八十年代建的,并且属于暖气不足的那种。所以刚把外套脱下我就打了个哆嗦,。

  亮子的衣服比我穿得少,他很快就脱下外套钻进了被子。这样倒好,他可以帮我先暖会儿被子。

  等我爬上床钻进去,果然被子里面已经有点热气了。我以前就送给亮子一个绰号,叫「热得快」,不过那时在队里,除了我,谁都不敢这么叫他。

  我像过去一样,进了被子就搂住他,但身子还是有点冷,所以微微地抖着。

  「好啦!有那么夸张吗?」亮子笑道,他习惯性地抓起我右手放在他小腹上。

  他的腹部和以前明显不同了,以前的虽然结实,但还有一定的弹性。而现在,我使劲按,都觉得硬硬的。他感觉我在按他肚子,问道,「你干嘛?」「完了!你已经被折磨得硬得像石头了!以前还不是这样的。」我说道,「全身都硬,除了那里。」「哪里?」黑暗中我只听到他的声音,却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里。」我轻拍了一下他的裆部,果然软软的。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流浪汉爆少女 下一篇:丝袜女建筑工地被三人轮奸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